折鬼师-青狐娘子著 第九章 咪咕阅读

2019-08-13 10:13:28 围观 : 200

  “弄得这么神秘,还不许看。”巫双嘀嘀咕咕,“唉……紫云山会学些什么呢?师兄,你猜呢?”

  巫双脸色青了起来,这鬼妖似乎不是很害怕自己,它站在门口离自己也就三丈距离,平日的鬼怪早已散去。而现在它提出就要自己,她和师兄只有两人,万一五玄门那边打了主意,他们怎么抵得过。

  巫双看了看庄千楼,他正眉头紧锁站在自己身前,从头到尾没有一丝动摇。黑色的软剑敛起刀光,几乎与黑色的衣衫成为一体。

  庄千楼看了看,走到了火堆边,取了块挺粗的木柴,稍稍灭了火,那上头还冒着浓浓的烟。他一路拿着那冒烟的木柴走到鼠洞,而后堵在了门口。

  “大发善心?”庄千楼站直身子,一下收回了软剑,“我倒不知道鬼妖还有善心。”边说,他边回复了以往波澜不惊的模样,刚才的紧张烟消云散。

  “师兄,我也去。”巫双见他要走,一把拉住,“符咒在我身上,我们一同也有个照应。”

  “果然。”庄千楼嘴角稍稍牵起,而后在这庙中转悠起来,“此处,定有鬼妖忌惮之物。所以——它不敢进,而想将你引出去。”他的声音不大不小,沉沉稳稳,让在场的都听了个真切,当然也包括那只鬼妖。

  魏晓、张辰闻言都紧了下眉,而后转头看了眼站着离他们不远的巫双,其中意味不言而喻。

  “师兄,会是个什么东西?”巫双这会也不怕了,那鬼妖气急败坏的样子,还有几分好笑,恨不得全身骨头都抖出声音来,这样抖也不知道会不会抖下来些渣渣什么的。

  门口的鬼妖按耐不住了,“找死……”声音带着恶鬼的尖利,仿若来自地狱之音。带着腐肉的骨头突然间变成了血一般的红色,与那衣衫好似连成了一片,幽幽发着暗红色的光。

  找了许久,巫双只找到了一个老鼠洞。那鼠洞开在墙角,不大,也就一只手能进的样子。

  过了一会,洞里有了动静,那声响应该就是老鼠在里头爬。声音顺着墙壁往上,而后竟然从房顶钻出了一只黑乎乎的老鼠。老鼠怕人,一眨眼就溜走了。这下,洞里再没了声响。

  “呆着作甚,快找找。”庄千楼唤了巫双一声,她为这突然的逆转有些回不过神。

  “师兄,你说那符咒会是怎么来的?”巫双风景看得有些无聊,便随意找了个话题。

  他还睁着眼睛,可是整个人都仿佛干了一般,满是褶皱。在他翻开的瞬间,巫双正好对上了魏晓那双突

  后半夜,许是因为刚才吓得和累得过了,巫双睡得格外香甜,一夜无梦。那符咒俨然成了她的定心丸。一直到天色大亮,庄千楼才叫醒了她——毕竟昨晚睡得晚了。

  要不是那门框上的痕迹和五玄门三人留下的行李与三匹马,她还真以为自己是做梦了。

  巫双再一次被庄千楼打断,然而这一次,他却是少了几分紧张,多了几分思考的模样。

  于是,这月黑风高,山中野庙,门口站着一个形容恐怖的枯骨鬼妖,庙里的两人却开始翻找得不亦乐乎。真真是奇妙的一幕。

  “看来你是不走了……”鬼妖换了个姿势靠在那门上,声音继续幽幽暗暗,“小姑娘?要不你自己过来,本大人还可以放过你那小情郎,可好?虽然……他也挺美味的样子。”

  山神像是一整块石头刻的,背面还长了些青苔,神龛只是简单的长形桌子,没什么玄机。

  庄千楼叹了口气,“看来,它昨日离开就是去追这三人了。”吃不了他和巫双,那鬼妖毕竟不甘心,还是害了其他人。

  庄千楼和巫双不知道他们有何打算,一时愈加紧张起来。巫双只觉得自己抓着庄千楼袖子的那只手都有些僵了。

  那鬼妖看到五玄门的三人跑走,似乎一点都不惊讶,只是骨头脑袋晃了晃就继续看着巫双,而后又看看庄千楼,而后咯咯地笑了起来。

  “哦。”巫双将小袋子小心翼翼地放到怀中,想了想不放心,又往里放了一层衣服——这下该妥当了吧。

  两人继续沿着山中小道一路往东,翻过两个山头,他们今晚应该能到一个十几人的小村子,现在有了符咒,

  两人一路聊着,时间倒也过得很快,巫双发现,虽然师兄平日里不喜说话,但和他聊天却真是能长不少见识。其实,这样挺好的,能和师兄一起出门,而且还这么亲近。

  “到这边来。”靠后的地方无疑就是那个神龛,两人围着它翻找起来。之前他们已经找了一遍这个神龛,并没有发现,现在算是返工。

  巫双看来看去,忍不住嘀咕了一声,“该不会这神像就是那个鬼妖忌惮的东西吧?”

  “师兄。”吃过简单的干粮,巫双走到了正在收拾行装的庄千楼边上,“昨天……谢谢你。”

  “那我们可真是运气,这么好的宝贝被碰上了。”巫双隔着衣服拍了拍怀里的小锦囊,心情很有几分庆幸,感叹道,“画这个符的人一定非常厉害,要是能见到就好了。”

  拂去泥尘,那是一个蓝色的小袋,不过半个巴掌大小。也不知什么材料做的,倒是结实得很,在鼠洞里也没被啃破了。袋口扎得很紧,结扣几乎都有袋子的一半大了。

  庄千楼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“不要怕。”而后便走过去为那块要灭了的火堆添了些柴火。

  刚才就顾着找东西,连鬼妖什么时候走的都没注意。两人再三确认,那鬼妖确实是走了,庙中的风也恢复了正常,就连拴在门口的马也好好的,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看来这两张符咒很不简单。

  两人顿时有了方向。先找工具,找来找去,倒是庙中的一节断梁看上去最结实。二话不说,拿来砸墙。

  “师兄……”她想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庄千楼意识到了她的动作,定定看着她,好看的眉头拧在一起,已然有几分愤怒。

  虽然有了这符咒,但是庄千楼还是不大放心。毕竟昨天遇到的不是修行完成的鬼妖,它只有骨架子,还没能完全化成人形。如果遇上修炼完全的,也不知道这符咒管不管用。不管怎样,早日去到紫云山也能早日安心。

  李明绝面上神色几次变化,趁那鬼妖转开视线的时候,稍稍后移了一步,同时对着张辰魏晓使了个脸色。

  这下,庄千楼脸色难看了起来——五玄门是算准了鬼妖要的就是巫双,明哲保身为上,他们这般逃走,只要自己和巫双还在此处,那鬼妖自然不会追上去。

  枯骨的双手紧紧捏着门框,已经入木三分,明明是气急的模样,却仍是不进一步,只在门口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那个红骨仍然只是满身通红地站在那处,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。整个就是想要发火却不敢妄动的样子。

  霎那间,狂风猛地涌入庙内,直冲火堆而去。庄千楼一个瞬移,将将站在风口,护住了火堆。

  巫双也想明白了这个情况,不过,好歹那些人没有落井下石不是吗?不过是萍水相逢,这般已是最好的结果。这一切都是自己这个半吊子折鬼之脉惹的货。

  巫双三步并两步去到他的边上,努力忽略那三具骇人的尸身,“师兄,我来帮你。”

  “闭嘴!”庄千楼从来没这么凶地训过她,几乎有些咬牙切齿。拉住她的手用上了几分力气,“好好站着!”

  巫双随意的一番问话倒让庄千楼有了方向——这庙是个长方形,鬼妖挑那门口,却不从边上更好进的窗户之类的进来,这影响范围一般都是圆周。也就是说,门口这处是最后范围,那东西应该在庙正对着门的某个靠后的地

  气氛一时凝滞下来,门口红衣鬼妖悠闲地站在那里,里头他们几人不敢妄动有些僵持。

  魏晓明显已经动摇,这鬼妖身上的凌厉之气他们只触及到一丝,就已知全然不是对手。只有真正的折鬼师才能除鬼妖,至于他们,根本就是束手无策。

  “太好了!到时一定要问问!”巫双很是激动——究竟是什么样的人,只凭一张符咒就能让鬼妖寸步不敢近,难道这才是真正的折鬼师?

  快要灭掉的火堆,跳跃不稳的火光映在他的侧脸,勾勒出让人心安的容颜。他护着她,从头到尾没有退过一步,他护着她,明知道接下来是死

  对着墓,两人恭恭敬敬行了礼,便急急踏上了旅程——天黑前最好能赶到那个村子。

  庄千楼也有点吃不准,可如果真是这个神像,他们也不可能一路抬着神像走出去。虽然道家有移物之术,可这么重的佛像要一路下山,凭他们两个的功力还是有些困难。

  毕竟相识一场,也都是道家,总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。而且……也算是巫双连累了他们。

  巫双绕着那庙中已经转悠了好一会,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。按理说,这庙里不大,基本上也算是一目了然,可怎么就是找不到呢?这让鬼妖忌惮的东西,究竟会在哪里。

  前方的小道上似乎堆叠了什么挡住了去路,离他们大约有一定路程,看得不是很真切。

  挡住路的确实是人,还是三个,正是昨天夜里丢下他们逃走的五玄门三人。而现在他们三个全部脸朝下地叠在一处,早已没了气息。蓝色的衣衫上有着一片片暗红色的血迹,不远处,甚至还掉落了一只依旧执着剑的断手……

  “说不定行。”庄千楼淡淡说道,“那锦囊看上去并不是很久,里头的符咒也还较新,应是近期留下的。此次去紫云山,这般人物应该也会在那。”

  庄千楼压低了声音,“那鬼妖为何一直站在门口,我们俩人都敌不过它,它为何还要多此一举再离间我俩?”

  当日师父给了她那个盒子,却叮嘱她在尚未习完折鬼之道时不许用,连看都不许看。所谓的习完折鬼之道,基本上指的就是这次去紫云山,在那里所有折鬼之脉都会一同修行。待修行结束,便是折鬼之人出世之时。

  只看到五玄门的三人一起往后速撤而走,行李什么的一概不管,径直从后面窗户翻身跃了出去,而后直接轻功跑得连影也没了。

  拽着他袖子的手缓缓松开,垂在了身侧——一个人没活路总比两个人一起死要划算一些。而且,这都是自己引起的,那红骨不也说了只要她一个吗。

  看着庄千楼镇定自若地喂马,巫双还有点没有回过神——昨天晚上他们真的见到鬼妖了?

  巫双倒吸一口凉气,背脊瞬间一片凉意,胃里止不住地翻腾起来。猛地撇开眼,她说话都有些抖了起来,“师兄……这该不会是昨天那红骨干的吧。”

  庄千楼瞬间拔出了腰中软件,横置在胸前,“都是道家中人,怎可听那鬼妖挑拨。”